现在,郑国霖他爸让郑秀莉给哄的,可喜欢她了,整天说媳妇跟闺女一样,比儿子强多了。

    这要让他爸那老封建知道他敢养俩老婆,非和他急了不可,说不定真跟小时候一样,敢动手打他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秀莉,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这事儿千万不能跟我爸提!”他赶紧往回倒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怕给你爸绝后吗?现在王艳怀着你们老郑家的孩子呢,你爸知道了该高兴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咱不捣乱行不行?”郑国霖一脸无可奈何,“我不没你会哄老爷子吗?他向着你不向着我。再说了,我爸都快六十了,年纪大了,受不了刺激,你别让他再为我们的事儿着急,成不成啊?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郑秀莉说,“算你有理,我不去惊动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就对了。秀莉你一向通情达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戴高帽!你刚才说,你外面就王艳这一个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。我一向洁身自好的,这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郑秀莉就转身看王艳,“艳儿,他说的话,你信吗?”

    王艳就一脸尴尬地笑:“不、不信。他跑欧洲去,好几个月不回来,肯定不会闲着!”

    “嗨,你怎么这么说我?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吗?”郑秀莉先不干了,“王艳怀着孩子呢!怎么,你堂堂的郑大董事长,还不兴别人说实话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。原先王艳不这样的,肯定是你教唆的!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教唆的,你想怎么着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想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敢不敢发誓,除了王艳,没有别人了?”

    发誓?嘿嘿,这个又不当饭吃,发誓就发誓!老子从来不信这个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?我现在就发誓。我外面就王艳一个,再有别人,我是小狗!”

    王艳实在绷不住,“噗嗤”一声,就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随着王艳的笑声,另一个声音就在郑国霖身后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国霖,你只有王艳一个,那我算什么呀?”

    郑国霖就一动都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尼玛,自己出去风流快活这仨月,郑秀莉这活宝,在家把他老窝给抄了!

    “发誓,你继续发呀?”郑秀莉看着他,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“汪汪!我是小狗。莉莉你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仨月都不来找我了,我不得来秀莉这里看看,你到底是不想要我了,还是让哪个狐狸精给叼走了?”

    白莉莉说着话,就从他身后转出来,坐到郑秀莉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我擦!这场景是早设计好的,他掉到郑秀莉设好的套里去了!

    可郑秀莉是什么时候,学这么聪明了呢?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昔日的傻大妞,竟然可以给他郑国霖设计挖坑了!

    看来,这女人是不能干高管的。郑秀莉这总裁当下来,直接就由傻大妞变诸葛亮了。

    这下都凑齐了,所有的秘密都曝光了。郑国霖就有种被郑秀莉吧光了的感觉,坐在那里,不知道怎么说好了。

    “白莉莉,这馊主意是不是你给秀莉出的?”

    郑国霖终于找到主谋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个小狐狸鬼心眼多!我不告诉你了吗?我去欧洲是有大事,为国为民的大事!你耐不住寂寞,去欧洲找我啊,干吗非要跑来撺掇郑秀莉,你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?我告诉你,只要秀莉和我不好了,我第一个就把你给踢出去,把所有房子都收回来,再也不管你!”

    郑国霖是真急了。

    白莉莉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跟我有本事!我身家性命都在你手里攥着,我敢出卖你吗?你怎么不敢跟郑秀莉发脾气呀?”

    “嗨嗨,你干什么呢?想挑拨离间,祸水东引是不是?”郑秀莉又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祸水东引啊?”白莉莉不甘示弱,“都是你,你明明知道斗不过他,也阻止不了他,偏偏非要一个人独占他。结果呢,你阻止的了吗?不但没挡住他霸占我,还把王艳给搭进去了!这下好,本来是咱们俩人的事,这下变仨了,这后面不知道他还藏着几个呢!这下你满意啦?”

    郑秀莉咧着嘴乐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和你俩。你和他都一肚子心眼儿,就我傻。我们仨在一起,还不老是我吃亏呀?”

    白莉莉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说郑秀莉你这都什么逻辑啊?你弄个王艳进来,你就满意了是不是?你脑子进水啦?”

    “哎,王艳不管怎么说还给他怀了孩子呢,咱艳儿是功臣,是不是艳儿?”

    王艳咧着嘴,哭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

    这阵子郑国霖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白莉莉应该不敢出卖他,王艳更不敢。可到底谁把他给出卖了呢?吴曦,一定是吴曦这小子!

    回头一想也不对。吴曦不知道白莉莉和王艳,他只知道谢雪。那郑秀莉是怎么找着王艳和白莉莉的?

    难道,是谢雪出卖了他?

    谢雪在米国拍电影呢,没回来呀?

    正想着呢,那俩活宝不吵了。

    郑秀莉倒过闷儿来了。

    “白莉莉,你现在跟我吵这个有用吗?忘了咱们是怎么商量的啦?”

    白莉莉立马醒悟,眼神就转向了郑国霖。

    “国霖,你说实话不要紧的。秀莉都不在乎了,我们也不会计较。你跟我们说实话,你到底在外面养着几个呀?”

    嘿,这话说的这个温柔,含糖量至少得六个加号。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呀?从一开始就是你们仨,现在还是。”郑国霖才不会轻易上当。

    “当初是秀莉不肯,我没有办法。我跟她说过好多次了,不想结婚。为什么?不就是跟你们谁结婚都没法跟你们另外两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最后还是和秀莉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选择秀莉,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你还好意思说你,经不起考验,小财迷一个,只考虑自己享受,拿感情当儿戏,你自己找的你赖谁?”

    白莉莉直接闭气了。

    郑秀莉开口了:“你说就我们仨了是不是?你还敢发誓吗?”

    郑国霖脑袋就“嗡”地响一下,坏了,谢雪恐怕也暴露了!

178国际娱乐荷官现场发牌 申慱娱乐网开户 万象城送体验金 322tyc.com 添运娱乐游戏下载官网
凤凰购彩平台网址 大有游戏网站最高返点 博e百游戏手机版 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千亿国际注册送彩金最高占成
拉菲现金直营网 银河私网代理电话最高占成 悦凯娱乐vip棋牌 拉菲彩票平台 添运娱乐电子贵宾会
大有注册开户最高占成 圣淘沙城在线最高占成 申博在线开户网址 申博游戏手机怎么登入不了 圣亚游戏骰宝玩法